诺恩

宇内清冷,我说你便听罢。





同人灵感来自歌曲。

【獄都事变/斩岛中心】汝名

食用注意:
※斩岛中心
※现世背景,原创人物出没
※不是BG

【chapter.01】(上)

笼罩在眼前挥之不去的迷雾爽利地散去,星星点点的泛白光芒沁透帷幕,唤醒沉眠中的意识——伴随着滴滴作响的轻快机械音。

她抬手在枕边摸索着,经过几次空降尝试终于成功解除了急促鸣响的警报。久阖的双眼刚刚睁开,眼前的景象还稍有些迷蒙,不过电子钟上显示的光点逐渐蠕动着聚成了数字,尽职尽责地报告时间:7:00 a.m.。

女子从柔软的床垫上撑起身来,揉了揉睡乱的黑发,半梦半醒地摸索着挪进了浴室洗漱。

等到女子换上宽松的居家服已是20分钟后的事。她套上月白色的针织开衫,随后望着窗外阴沉潮湿的天空和淅淅沥沥的雨丝开始发呆。如果没有外物打断,她大概会继续闲适地欣赏雨景,虽然并没什么值得看的——如果庭院里湿淋淋的杂草地和几株蔫头耷脑的太阳花算得上是风景的话。

遗憾的是电话不合时宜地吵闹起来。

“你好,我是近藤。”

“啊呀终于找到你了!”听筒另一端的活力满满涌出,那人长舒了一口气,“短讯不回手机也打不通,害得我担心死了。”  

“早安,望映。有什么事吗?”

“秋奈,你居然还问我‘有什么事吗’!?我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从岩崎那里打听到号码哦,”对方气鼓鼓的样子在秋奈脑海中活灵活现地还原了出来,“我说你啊,怎么突然回本家了?”

近藤秋奈,女,24岁,大学毕业后在大阪一家编辑社工作,双亲健在,人际关系嘛…现在正在通话的是她的大学同学黑川望映,尚算亲友。

“岩崎那家伙怎么没和你一起回去?”

岩崎牧原,秋奈的男友。再说具体点的话——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也没什么大事,我们已经把父母接到大阪去住,所以打算本宅卖掉,买家都找好了。我这次来就是稍微整理一下杂物。”  

——是秋奈的未婚夫。


秋奈做了个深呼吸,似乎是在平定心绪。一道微光自她的眼中闪过,她继续开口道:

“而且我还有些私事要处理,所以就没有拜托他一起来。”  

电话那头沉吟了半晌。

“前男友?”  

“不是!”  

“开个玩笑嘛~啊对了,修改稿我已经发到邮箱里了,记得查收哦。那拜拜!回头再打给你。”  

“拜拜。”  

她放下听筒转身去查看自己的帆布单肩挎包,掏出因电量不足休眠的手机充电,又取出昨晚在便利店买的速食饭团当做早餐。  

偌大的和室已经清理得干干净净了,除了秋奈昨晚铺的临时床铺外,没有丝毫的生活气息。只在屋角还剩个积了一层薄薄灰尘的木质灵龛,镜框里镶着一枚照片,主人公是位身着振袖的短发少女,五官端正,笑靥明媚而灿烂,让人不禁为之叹惋。  

秋奈在灵龛前跪坐下来,拾起搁在案上的纤细铜锤轻巧地击铃。叮铃——清脆的铃响拖着悠长的尾音在屋内回荡。

“我回来了,姐姐。”  

照片中的少女自然不会再回话,但秋奈安静认真的表情,不禁让人相信她真的在聆听姐姐的回答。  

她的思绪早已随着铃响飘远。记忆的河流顺着辽阔原野上深浅蔓延的河道蜿蜒流淌,纤柔的汩汩流水浸润龟裂的缝隙,易被忽略细枝末节也逐渐在眼前清晰浮现。覆盖在女神像上的面纱被缓缓揭开,让匍匐在她脚边的虔诚信徒得以窥见她的圣容。秋奈凝视着常年埋藏在纱幕后的记忆,心中涌现出极其复杂的情感来。


怀念,眷恋,遗憾,期盼,错综复杂的情感如斑斓的丝线不断交织,重叠,紧密相连,披着绚烂的颜色,在她的人生上涂抹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TBC.

接下来会连续更新,大概,如果我懒癌不犯的话。

评论

热度(1)